热血沸腾的旧时光——丹竹机场抗战风云

2017-07-24 10:28:34 来源: 网络编辑:韦育君 作者:李东凡 阅读:()

往丹竹镇东北方向1.5公里处,有个曾经风烟滚滚、举世闻名的机场,就是丹竹机场。

眺望机场,只见蓝蓝的天幕上飘着一朵朵棉花似的白云。白云下面,是一片片杂草丛生的草坪。机场的中段,是一间砖厂和一间木板厂。机场的东南侧,是一片驾校训练场,就连原来用作飞机隐藏的多个飞机堡,也都种上了密密麻麻的速生桉。所有战火年代留下的痕迹,已经被自然生长的杂草覆盖了。

丹竹机场是19433月修建的,当年因为军事需要,中美双方联手,修建起了这个军用机场,是当时广西境内最大的军用机场,于当年9月竣工投入使用。机场的总面积116.17公顷,跑道长1980米,宽50米,厚0.3-0.5米,用片石打基础,泥结碎石道面。跑道西北侧的安全道100米,东南侧的安全道50米,滑行道与跑道平行,长2000米,宽30米。跑道与滑行道的联络道联结着5个停机坪。

我的外祖母,曾是经历过“走日本”的过来人,她的左腿就是在“走日本”的时候,被日本鬼子打残的。她说那时最可怕的,是夜里听到鬼子空袭的警报声。那时已是五十多岁的外公,每次警报响起的时候,会第一时间拉着外婆气喘喘地往外跑。有一次,数架日本飞机飞来轰炸丹竹机场,机场里的美军飞机也立马升空迎战。是外祖母他们逃到相邻的梅令村,蹲在田间的深水沟里躲藏,看着远方空中的激战,清楚地看见有被击中的飞机拖着长长的浓烟和火光坠地的场景。有一次在“走日本”的时候,跑着跑着,左腿突然一下发麻,原来是中了鬼子打来的一颗子弹。后来外祖母的腿伤虽然治好了,但却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走路一瘸一拐的。

随着年龄的增长和阅历的积累,又读过相关的史料,我对于丹竹机场的战火风云,从机场兴建到机场沦陷的过程,渐渐有了更为详实的了解和印证。

丹竹机场背靠柑子崖,东倚蒲阳崖,南有浔江天险,易守难攻,又有容武公路、荔浦至太平公路和水路沟通玉林、桂林、梧州等重要城市,是一个很理想的战略基地。为建丹竹机场,美国政府投资了数百万美元,并在梅令村设立机场总工程处,主要由美国顾问团决策,负责机场指挥、督察、技术工作。下设九大工区,每个工区工程均实行招商承包,各自组织招工,独立核算。工程建设于五六月进入了关键时刻,参与机场建设的施工人员最多时达上万人。工地上车来人往,人声鼎沸,到处尘土飞扬。正在人们干得热火朝天的时候,日机来袭的警报突然响起。人们纷纷四散逃避。不一会,数架日机呼啸着从空中俯冲下来,机枪子弹猛烈向下面的人群扫射,接着又投下炸弹。有一名民工躲避不及,当场被炸得血肉横飞,还有许多人被炸伤。尽管这样,广大施工人员并没有被日军的嚣张气焰所吓倒。他们冒着生命危险,不顾日军飞机的狂轰滥炸,坚持施工,终于在194310月底顺利完工。

 

一马平川中依稀可见机场痕迹

当时机场的旁边建有指挥台,配备有各种现代通讯设备。在马鹿窝、勒竹塘一带,还建有油库、弹药库、驾驶员和地勤人员的宿舍、俱乐部。16座飞机堡分别建在机场附近的丘陵之间,可隐蔽飞机百多架。机场入口,均布上铁丝网。在梅令村的村后背,还架设有高射炮和机关枪,设立有飞机夜间升降的信号灯。

1943年底,美国驻中国空军调派大量飞机到丹竹机场,其中在战斗机中队里,有一个闻名中外的“飞虎队” ,配备各类当时最先进的佩刀式、野马式、鲨鱼式飞机,比日本最先进的零式战机还要胜出一筹。同时还调来当时最先进的轰炸机群和各类运输机,专门用来运送战略物资。除了这些,还配有训练机,作为培训之用。那个时候,站在高处远眺丹竹机场,仿如一个飞机展览会,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炫目的光芒。机场共有美军飞行员和地勤人员两百多人,中国方面则从玉林抽调国民党军第十五师第393团驻守机场。并任命国民党军少将赖刚为平南县县长,少将曹镇会同管理。作为协调驻军和地方政府的关系,组织以机场为主的对日作战体制。一时间,丹竹机场各路人马云集,人嘶马叫,旗帜招展,成为了对日作战的重要基地。美军轰炸机不时腾空而起,前往华南及南海等地轰炸日军目标,有力地支援了盟军的对日作战。正因如此,日军对丹竹机场恨之入骨,恨不得立时把机场炸掉。

19444月至5月,30多架日军飞机从广东境内进入平南,欲袭击丹竹机场,机场一时间警报齐鸣,9架美式战斗机迅速升空,迎战来袭之敌。不一会儿,日机进入了机场上空,霎时间,美式飞机和日本飞机在空中盘旋追逐,你来我往,枪炮声伴随着轰鸣声,震耳欲聋。几个回合下来,便有5架日机被击中了,拖着长长的浓烟和火光,呼啸着坠入群山之中。其余的日机看到这样的情景,感到大事不妙,吓得慌忙调转机头,仓皇往广东方向逃去。

 

19449月上旬,日军纠集了更大的军队力量,进犯广西东南部和丹竹机场。921,日军攻占了粤桂要冲梧州,前锋部队直指平南。22日,驻守机场的美军不得不炸掉机场的设施,将飞机和重要的设备全都撤走了。26日,日军的前锋部队从藤县太平,另一部从六陈、大安等地进攻丹竹机场,驻守机场的军民奋力抵抗。至928,曾经辉煌一时的丹竹机场终于沦陷了。

 

埋在地下的石头隐藏着平南人民不屈的抗争精神

丹竹机场沦陷后,日军分别在丹竹梅令、士村、祖光、马六窝、白马等地建立了多个据点,并分兵把守。在白马还设有水上交通站和医院。在梅令设有宪兵队指挥所。机场的西南面,由日军繁野部队负责,以丹竹作为据点。机场的东北面,为日军大木部队管辖,以梅令作为据点。这些日军都由第23军指挥,总兵力约为2000人。面对强敌,面对日本鬼子的暴行和血的教训,平南人民奋起反抗,各村纷纷组织成立了自卫队,与日军开展了殊死的斗争。

194411月中旬,驻守机场的日军天天到和平、河村、座垌一带抢掠粮食、耕牛、妇女。有一次当敌人经过座垌村时,座垌村的自卫队在山头上向日军射击,打中了一个日军。次日,日军便组织大部队去围剿座垌村。座垌村的自卫队先将妇孺老弱送上山头避难,再动员附近的村民,务必闭户拒敌。驻守机场的敌人一连攻打三天,都没能将座垌村攻下。后来日军改变策略,命随队翻译用花言巧语欺骗自卫队“停火议和” ,当自卫队开门之际,日军立即将他们团团包围,把自卫队三十多名青年人一个个捆绑起来,推到后山活活烧死。

这起血案,激起了各村人民对日军的仇恨,大家纷纷参加自卫突击队,勇敢抗击日军。梅令村的突击队有梁文存、梁恒甫、张亚那、李晚弟、李茂驰、李永敏等,白天假装去替日军做工,实则是去侦察日军的活动情况,晚上就带领或指示我军向敌目标袭击。突击组的秘密行动,把敌人折腾得晕头转向、不知所措。

梅令村小学和李永敏的家驻有日军一个分队的兵力。194412月中旬的一天,李永敏待日军睡着的时候,偷偷回家打开后门,带队潜进去抢了日军的枪,又从正门出去果断击毙岗哨,快速撤离。日军发现起来追赶,但找不到枪,刚追出大门就遭到了自卫队员的伏击,日军顿时乱作一团。次日,日军只好转移到别的地方去。

19454月间,日军的粮食供给日渐困难,只能靠南瓜来充饥。梅令村的突击队员李茂驰、李永敏两人便挑着南瓜到机场,佯装卖给日军。南瓜里藏着各种各样的定时炸弹。结果,炸死了敌军伙夫一人,炸伤数人。

有一次,别动队给突击队员发手枪和信号枪,要他们次日早上待日军在黄屋小学附近出操之际,快速将机场边的草皮堆点着,听到飞机声在头顶响起的时候,即用信号枪向天空射击,指示目标后马上撤离。次日,三架美军飞机飞来,按着自卫队发出的信号扫射轰炸机场,打死日军一人,击伤数人。

19456月中旬,别动队决心炸掉日军设在梅令村的合兴炮楼,这个炮楼在村边的果园里,四周用铁丝网围着,驻守着日军宪兵一个分队。别动队和赤马自卫队在梅令村边一个小山冲埋伏。晚上,日军正在饮酒作乐,梅令村的突击队员把手榴弹掷进去就马上撤走,日军四出追击,却受到了别动队和自卫队的伏击,日军的机枪手被许善辉一枪击中,日军只好狼狈地向士村撤走了……

 

昔日风烟滚滚的丹竹机场,虽然曾经千疮百孔,虽然已是面目全非,虽然没有了昔日的辉煌,但是在这片热土上,却留下了一个永恒而闪光的抗日标记。英雄们的光辉形象和闪光的足迹,还有那不怕流血牺牲的伟大的抗战精神,将永远激励着人们,在新的征程上不忘初心,继续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