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黄花分外娇——献身共和五烈士

2017-07-17 17:00:26 来源: 网络编辑:韦育君 作者:潘大林 阅读:()

 紧靠着平南县城东面浩瀚西江的岸边,挺立着一座方尖碑,这是广西唯一一座缅怀为创立共和而献身的革命先烈的纪念碑。

 

广州中山纪念堂(潘大林摄)

广州黄花岗烈士墓(潘大林摄)

尽管碑身规模不大,但它面向着滔滔东去的西江,像一柄利剑,直插苍穹,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自有一股桀骜之格和浩然之气。

这纪念碑,是专门为纪念为创建共和而发动的广州起义中牺牲的五位平南籍烈士而建的。这次起义牺牲的勇士,在中华民国成立后,被集中安葬于广州的黄花岗,世人称之为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其中平南籍的就有五人,占了百分之七。

这五位烈士是韦树模、韦统准、韦统铃、韦荣初、林盛初。他们都是平南丹竹镇人,牺牲时大多在而立之年,其中最年轻的韦树模只有23岁。这些正当血气方刚、敢作敢为年纪的后生仔,为创建共和,奋起与义,以他们满腔的热血,为“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这著名的诗句,作了另一种可歌可泣的历史注释。

共和制,是指国家元首和国家权力机关定期由选举产生的政治制度,它打破了封建帝王制的家天下,让国家成为了全国人民公器。

这不仅仅是一种制度,也是一种理想。为了这个理想,全世界不知有多少志士仁人抛头颅、洒热血,不屈不挠,前赴后继,献出了他们宝贵的生命。法兰西共和国的建立,就经历了多次的反复,资产阶级民主志士和封建王朝进行了一而再、再而三的较量,双方的鲜血都一再挥洒在巴黎的断头台上。中国的共和制由孙中山先生首倡,而后也经历了袁世凯称帝、张勋复辟、军阀混战等长达半个世纪的反复斗争,最后才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得到了真正的实现。

平南的丹竹镇地处西江北岸,水路下可通梧州、广州,上可通南宁、柳州,陆路可通桂林、玉林等周边城市,交通十分方便。唐朝贞观年间,这里一度曾是秦川县的县治所在。千百年里,由于交通便利,多有南来北往的客商行旅、侠士高人在这里落脚。上一世纪初,国家正处于政治极其窳败、百姓多灾多难、社会变革在即的黎明前的黑暗之中,孙中山宣传的民主共和理念很快在这里就找到了共鸣。

 

当时,这五位先烈还只是丹竹镇上几个极其普通的农家子弟。韦树模家境十分贫寒,穷到只能靠到处拾猪粪牛粪为生。比他年长12岁的韦统铃,祖父和父亲都参加了太平天国起义,尽管他只有一只眼睛,人称“独眼龙”,但身躯伟岸、力大无穷,能挑两百多斤的担子,可将辗禾的石滚双手举起。由于父辈的影响,他从小疾恶如仇,对清廷更是怀着很深的仇恨。韦统准虽然只是个杀猪佬,却粗通文墨,可将《千字文》 《朱子家训》等蒙学读物倒背如流,身材也长得魁梧壮实,自己就能将一条两百多斤重的大肥猪掀翻在肉案上,故人封以“大力士”的外号。韦荣初替人打过柴,又擅长捉鳖之术,人称捉鳖能手。林盛初从小则随父兄耕田打石,膂力过人。这五壮士都身体壮旺、喜习武艺,但又善良仗义,乐于助人,好谈时事,爱打抱不平。他们五个意气相投,经常聚在一起纵论家国,不入流俗,大有路见不平,攘臂而起的气度。像这个年纪的人情感刚烈,血气贲张,凡事容易冲动,往往容易走向极端,要么慷慨取义、共赴国难而流芳千古;要么为虎作伥,横行霸道而遗臭万年。他们成了前者。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中来了一个叫李德山的领路人。

李德山是广西会党的领导人之一,1909年参加过广东新军的起义,失败后来到平南开设武馆,吸收了韦统准等20多个青年练武学艺,同时也向他们宣传同盟会“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的革命理念。

1911年,中国历史到了一个非变革不可的年头。李德山到了广州,接受了黄兴、刘古香之命,秘密组织力量参加广州大起义。黄兴是建立民国的大功臣,专门负责组织国内起义,仅19071911年间,就亲自组织指挥了钦廉防、镇南关、云南河口、广东新军等多次起义,因而章太炎高度评价他“无公则无民国,有史必有斯人”。

韦统铃等人前往广州参加起事之际,心里也十分明白此行的凶险,知道如果革命失败,不但自己会牺牲性命,还会株连亲友,但为了追求心中的那份理想,他们还是义无反顾地走了。当时韦统准的儿子才九岁,他十份疼爱自己的儿子,将儿子韦绪业拉到大哥跟前嘱咐说: “大哥,细佬今天要去广东参加革命,可能一去不回了,你帮我把大亚九养大吧。 ”大哥也毫不迟疑地回答道:“你放心去吧,我会把他抚养成人的!”

由于原定参与起义的广州警察头子李世贵反叛泄密,广州起义只好于427日提前爆发。黄兴等人率领精锐百余人,欲擒贼先擒王,集中力量猛攻两广总督张鸣岐的督署。由于敌人提前做了准备,起义队伍很快就被敌人的大批兵力包围起来,但他们丝毫不惧强敌,不避枪林弹雨,反复勇猛冲杀。最后他们终于冲出督署,来到了大街上,却又被围困到了一个米店里。眼看敌人越聚越多,突围无望,义士们便抱定了杀身成仁的决心,将米包堆成堡垒,沉着顽强地抵抗着清兵的一次又一次攻击。

战斗进行了一昼夜,韦统准在战斗中饮弹身亡。清兵开始放火焚烧米店,义士们也粮尽弹绝了,尽管清兵们一次次喊他们放下武器,他们都置之不理,仍然拒不投降。在一次更比一次猛烈的炮火攻击下,李德山和众义士最后全部壮烈牺牲。

他们的遗体被人收起,安葬在黄花岗上。

广州起义虽然是一次起事仓促、敌我力量对比悬殊、最终又归于失败的起义,但意义却十分重大。它不但给清王朝以有力的一击,也极大地鼓舞了革命志士推翻满清王朝、创建共和的决心和信心。

半年之后,武昌起义爆发,辛亥革命即告成功。国民政府在黄花岗建立起了烈士纪念碑,孙中山亲自撰写碑文,对这次失败的起义和烈士们的牺牲给予了高度评价: “满清末造,革命党人历艰难险巇,以竖毅不挠之精神,与民贼相搏,踬踣者屡,死事之惨,以辛亥三月二十九日围攻两广督署之役为最。吾党菁华,付之一炬,其损失可谓大矣!然是役也,碧血横飞,浩气四塞,草木为之含悲,风云因而变色,全国久蛰之人心,乃大兴奋。怨愤所积,如怒涛排壑,不可遏抑,不半载而武昌之大革命以成,则斯役之价值,直可惊天地、泣鬼神,与武昌革命之役并寿。”

 

平南五烈士,自然也是英名千古、浩气长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