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国首份“投名状”——思旺的“迎主之战”

2017-07-12 11:21:33 来源: 网络编辑:韦育君 作者:宋显仁 阅读:()

思旺“迎主之战”是拜上帝会会众第一次真正同清兵正规军展开的战斗。在“迎主之战”的旧址上徘徊,思旺江那清澈见底的江水,永隆桥头下浅平流水上骑车踩水的少年,两岸的苇草、绿树和翠竹,远处蓝天下起伏涌动的群山,这一切都让我流连。我想,那些无忧无虑的踩水少年,大概还不了解这儿近代史上曾发生过的大战。

道光晚期,胡以晃在花洲一带依照拜上帝教义作宣传,组织群众,建立了5个武馆,并日夜制造兵器,随时准备起事。花洲村周围群峰起伏,云雾中蜿蜒着的十九座山峰仿佛腾云之蛟龙,“花洲腾龙”因此被评为平南新八景之一。当年,胡以晃等人打制兵器的炼铁炉等遗址,至今尚存。

花洲山清水秀,地势险要,仅一条羊肠小道可以进入,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险。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 ,洪秀全、冯云山从紫荆山秘密转移到花洲山人村,这儿更是谷深林密的藏龙卧虎之地。第二年农历六月,洪秀全就在这里向各县拜上帝会会众正式发布总动员令,号召会众于十月初一以前集中金田。这时候,鹏化、大同、惠政各里会众迅速汇合花洲。鹏化车旺土豪翁振三纠集团练开枪拦阻,抓走会众3人。这激起广大拜上帝会会众的愤慨,他们包围了车旺,打败了团练,活捉了翁振三父子。在胡以晃主持下,会众斩杀了翁振三等土豪,并以此祭旗誓师。此事引起了清廷的注意,因为这时候,清军与天地会起义军逐鹿正酣,正在急调云南、贵州、湖南、福建兵马前来围剿。

道光三十年农历十一月,浔州协副将李殿元率领清兵,平南知县倪涛、秦川(即思旺)巡检司张镛率领大同、鹏化、惠政团练,会同围剿花洲和山人冲。他们以思旺为大本营,重兵扼守,并分兵两路进犯花洲,还在花洲外围遍树木桩,封锁路口,妄图困死拜上帝会会众。洪秀全、冯云山、胡以晃率领会众凭借险要,严密布防,奋力迎击,并派人赴金田告急。

 

本文作者在纪念碑前留影

农历十一月初,防守羊牯顶的会众把从瑶区来的团练打得大败,一直追杀到大界顶下的草坪。同时又把从鹏化里、思和村来犯的敌人打退,一直杀到花良村。住在该村的团总陈宗淮指挥团练负隅顽抗,会众组织敢死队,攻破陈家,立斩陈宗淮。随后,又转攻鹏化里、罗掩村,杀团总覃展成。胡以晃还率领花洲会众乘胜出击思旺,李殿元急调东路清兵回援,仓皇应战。

此时,受杨秀清委派,蒙得恩于1225日从金田带领3000精兵强将抄山间小道,赶到了思旺。1227日蒙得恩从背后袭击了清兵大本营。而洪秀全得知救兵前来,马上派出胡以晃率兵夹击清兵。一番激烈厮杀后,胡以晃、蒙得恩等人冲入敌阵,斩杀巡检张镛、廪生吴上宪、监生朱名扬等,平南知县倪涛仓皇逃跑。眼见主要头目被杀,清兵团练乱作一团,溃败而去。28日,会众拥洪秀全上金田团营。是役,史称思旺“迎主之战”。这一战,大挫了围困思旺的清兵锐气,打出了拜上帝会的声威和斗志,保护了洪、冯等重要的拜上帝会核心人物,大家反清的决心更加坚定了,为最终爆发举世闻名的金田起义打下了基础。

清兵思旺战败,让驻守桂平的贵州镇远镇总兵周凤岐觉得不可思议。那时候,周凤岐的手下多了三千绿营兵,正愁没有地方施展呢!原来,1850913日,清政府命前云贵总督林则徐为钦差大臣赶赴广西督办军务。可是,一代销烟大臣林则徐1122日才走到广东普宁县就病死了。在报丧奏折到京之前,清廷于1127日还命他暂署广西巡抚。清政府得知林则徐病死,1215日改命前两江总督李星沅为钦差大臣驰赴广西督师,前漕运总督周天爵署广西巡抚。这时候,

清朝老将张必禄(曾任四川、云南、贵州三省提督)不顾年迈之躯,指挥三千绿营兵星夜兼程,由贵州入广西,也到了浔州府城。张必禄刚到浔州,就因劳累过度和疾病加重而病死,他与林则徐病死刚好相差10 天,两人都是清政府倚重的老将。张必禄死后,他的兵马改由贵州镇远镇总兵周凤岐接统。

 

周凤岐于1229日派出贵州清江协副将伊克坦布率清兵,进犯金田。洪秀全等人这时候已到了金田,知道清兵来犯,他们便在金田、新圩之间分3路设伏迎敌。185111日,当清军过蔡村江桥时,拜上帝会会众伏兵四起,英勇杀敌。清军溃败,伊克坦布坠到桥下,被拜上帝会会众斩杀,同时被斩杀的还有千总田继寿、把总潘继帮等300余人。

思旺迎主之战纪念碑(宋显仁摄)

 

天国铸钱至今存

十天后,即1851111日,洪秀全38岁寿诞,他借举行隆重的祝寿庆典仪式,在金田团营。当时,万众齐集金田犀牛岭,誓师起义,“迎主之战”的队伍与各地农民队伍汇合,他们挥动手中的武器向清王朝宣战,并建号称太平天国,起义军称太平军,封五军主将。太平军还公开颁布简明军律:一遵条命;二别男行女行;三秋毫无犯;四公心和傩,各遵头目约束;五同心合力,不得临阵退缩。此时,洪秀全还下了天国诏书,称思旺圩之役为“迎主之战”,更加名正言顺地确立了自己的“教主”地位。从此,太平军轰轰烈烈地拉开了与腐朽清政府你死我活的战争大幕……

我想起《水浒传》为我们留下的“逼上梁山”名言。事实上,了解一场农民起义的发生,既可以从当时的社会经济角度入手,也可以从阶级之间激发的矛盾入手,或者,可以从一场小规模的战斗入手。从这一场轰轰烈烈运动的“前奏”来看,我们更能将历史解读得全面到位,更能够体会到“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历史必然。

“迎主之战”这场战斗中,拜上帝会的会众斩杀了秦川巡检张镛等人,公开叫板清朝统治者。按封建社会的说法,是犯了“十恶”之名。封建社会中十大重罪被人称为“十恶” ,分别是“一曰反逆,二曰大逆,三曰叛,四曰降,五曰恶逆,六曰不道,七曰不敬,八曰不孝,九曰不义,十曰内乱。其犯此十者,不在八议论赎之限”。“反逆”是十罪之首,因此“迎主之战”中的拜上帝教会众无疑是犯了要砍头的大罪,这时候尽管还没有爆发金田起义,但这些已犯死罪的人,他们除了死心塌地地迎立新主,已经别无它路可退了,他们必然要像陈胜、吴广一般选择揭竿而起。否则,以“反逆”之罪必得受凌迟大刑。

凌迟是封建社会里最残酷的刑法,想起来就令人毛骨悚然。磔刑之惨痛,不是一般人可受,况且,“反逆”之罪还会株连整个家族。所以,不到无路可退之境,常人是不可能公然与官府对抗的,更不会敢于诛杀官府的士卒。从这一点来看, “迎主之战”作为金田起义的前奏,作为与清政府对垒交出的第一份“投名状” ,至少说明了拜上帝会的会众不是乌合之众,他们是有组织,也是有信念的。

如今,思旺永隆桥头的大榕树下立有太平天国“迎主之战”遗址纪念碑。在这里,有当地有名的“思旺桥头粉”,香味不时飘溢于圩上。闻着香味,望着在秋风中即将成熟的稻子,我想到了当年的歌谣:“上等之人欠我钱,中等之人得安眠,下等之人跟我去,好过租牛耕瘦田”,所谓“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 ,如果老百姓都不愁吃不愁穿,他们怎会“反逆”啊?

 

瞻望四周,峰峦似万马奔腾,一棵棵高大的榕树,一垄垄错落的田地以及清清流水的思旺江,它们肯定还会记得当年的拜上帝会,会记得当年这里的刀光剑影和喊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