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州大地两个王——太平天国的胡以晃、蒙得恩

2017-07-11 16:19:45 来源: 网络编辑:韦育君 作者:宋显仁 阅读:()

 太平天国运动出了许多著名的王, “天王” 、 “东西南北”四个王以“翼王” ,还有忠王李秀成,英王陈玉成等等,对于天国运动策源地的桂平以及毗邻桂平的平南来说,人们对这些“王”并不陌生。后来,太平天国至失败时,总共封了2700多个王。许多“王”都没有留下什么惊天动地的事迹,在历史长河里隐无声息。而作为太平天国运动里的重要将领和重要的王,龚州大地上不能不说一说豫王胡以晃、赞王蒙得恩。

胡以晃(1816年-1856年) ,原是平南官成镇新平罗文村人,后来考武举人失败,就搬到了大同山区和鹏化山区交界处的一条山沟居住,那条山沟叫作山人村。太天军在永安建制时封了五个王,即东王杨秀清、西王萧朝贵、南王冯云山、北王韦昌辉、翼王石达开,这便是天国首义诸王,这些大王在太平天国前期,可以说都是天国柱石,也都是天王的好兄弟。当时在五王之下,人们还排出了“五虎上将” ,这些猛将分别是李开芳、林凤祥、胡以晃、黄文金,罗大纲。由考武举人失败到成为太平军的五虎猛将,胡以晃的人生可以用“猛汉一怒为争气”来形容。

胡以晃的家庭出身很好,属当时的大地主。据记载,胡家先祖是江西临江府人,家族中既有人走仕宦之路,也有经商致富之人。后来家族分支,胡以晃的先祖迁到广西,也是平南县少有的巨富。胡以晃的父亲胡琛是个大地主,他“手创粮租四千八百石”,占有的山场田地,横跨了平南、藤县和金秀瑶山这三个地方,所有的山林田地资源广阔,家里的生活十分富有。当时就有一首歌谣,形容胡琛家族占地之大: “上至瑶口,下达三江;鸟飞不过,马走难穷。 ”瑶口在金秀瑶山,三江指的是珠江干流浔江和北流河交汇处的藤县。由此可见胡家在当时的风光和阔气。

出生在这样的大地主之家,胡琛当然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大富大贵”,而在封建社会里,要走上“大富大贵”的重要通道,就是参加科举考试,因此,胡琛鼓励胡以晃去考取功名。可惜长得一身肌肉,满山乱跑的胡以晃并没有读书的天赋,反而对学习武艺有极大的兴趣,经常摆刀弄枪,耍得一手好功夫,并顺利的考上了武秀才(这让胡以晃成为有记载的太平天国官员中唯一的武秀才,其中文秀才为何震川)。

考上武秀才的胡以晃信心满满,一心想着在省试中能够一举拿下武举人,为自己的家族争光。待到考试时,胡以晃武艺出众,尽施十八般本领,看得考官都频频点头认可,然而,天意弄人,在尾场考试弓箭时,胡以晃拉弓用力过猛,竟致硬弓一下子折断为两段,他的手臂还因此扭伤,受了伤的胡以晃受了影响,考武举人无果。

胡以晃的父亲胡琛本来与八峒公福社的卓家有仇,得知胡以晃考武举人失败,卓家的人一见到胡以晃,就当场对他百般奚落嘲笑,说的都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等讽刺的话,弄得胡以晃一肚子的火,恨不得拿起刀来就把卓家人杀个鸡犬不留。

太平天国豫王胡以晃故居(宋显仁摄)

有一天,胡以晃骑马路过卓家大门,卓家一伙人拦住他,要他下马认“怂”,对这样的无理要求,胡以晃自然拒绝了。这一伙人强行把胡以晃拉下马,胡以晃虽然有一身牛力,但毕竟一人难敌众手,胡以晃被这些人推到牛圈,锁住颈脖,踢倒在地,还用镰刀剃了胡以晃的半边头发。作了一番羞辱之后,这伙人拳脚交加,又是一顿毒打,才把满身是伤的胡以晃丢出牛圈外。因为卓家是八峒地区与官府有往来的“大户”,有着官府作后台,胡琛明知自己儿子受欺,也没有一点办法。这种“受气”的经历,激起了胡以晃复仇的火种(这与金田起义的北王韦昌辉有相似之处,韦昌辉的家族在金田村人少无功名,有钱无势,也受到豪强地主的欺压和官府勒索)。

太平天国遗留下的文物

胡以晃于清道光二十九年秋冬间加入拜上帝会,并且很快进入拜上帝会的核心,见到了神秘的洪教主,还得知了要打江山杀清妖的最高机密,并被天兄下凡赐给一副盔甲。士为知己者死,胡以晃大为感动,决心以死相报,拼死追随洪秀全。他不仅积极联络当地豪杰参加举事,还变卖自己的家产支持拜上帝会,成为了第一个变卖家产支持拜上帝会的人。胡以晃的表现,让洪秀全等深感可靠,加上他所住的山人村既隐蔽又险要,非常适合潜藏。1850年阴历七月二十四日,在胡以晃的亲自迎接下,洪秀全被接到胡以晃家,在这里一直住了两个月,直到十月初清李殿元部来到山人村出口把守。随后,胡以晃连续多次率部出击,想带着洪秀全冲出清兵的关卡,屡次受挫后,不得已派人翻过山去金田村求援,于是才有了“迎主之战”。

“迎主之战”后,胡以晃与洪秀全等人同谋起义。论功行赏,1851年12月,胡以晃在永安任春官正丞相。1853年5月于天京奉命西征,11月率部攻克桐城、舒城。次年1月围歼清安徽巡抚江忠源部,并攻克庐州(今合肥)。这时,胡以晃因功封护国侯,后进封为豫王。1855年与石达开、秦日纲大败湘军曾国藩,又随石达开转攻江西。1856年春夏间,胡以晃在天京内讧前病逝于江西临江,这是他的先祖老家。胡以晃病故后,他的儿子胡万胜当上了“幼豫王”。

胡以晃故居的神位(宋显仁摄)

蒙得恩(1806年—1861年),他是平南鹏化里大山村马铃屯人,是太平天国后期战场上的核心领导之一。蒙得恩曾任御林侍卫、殿右二指挥,1853年10月擢春官又正丞相,总理女营事务。至1858年夏秋间,太平军建立五军体制,选出蒙得恩、陈玉成、李秀成、李世贤等人,命陈玉成为前军主将,李秀成为后军主将,李世贤为左军主将,韦志后为右军主将,命蒙得恩为中军主将兼正掌率,掌理朝政。1859年蒙得恩受封为赞王。

说起蒙得恩的名字,有一番来历。蒙得恩于1806年(清嘉庆十一年)出生,本名蒙上升,这个“上”字犯了上帝讳,于是只得改名为蒙得天。这名字用了一段时间,又觉不妥, “天”字岂是凡夫俗子可用的?所以又把名字改了,称蒙得恩。本来,蒙得恩的祖上也是有钱之家,他的祖父有三担谷种的田地,七八头耕牛,每年所收的稻谷都有万斤左右,在食不果腹的年代里,这已是富裕之家了。但蒙得恩的父亲共三兄弟,兄弟分家后都吸了鸦片, “吸毒”败家,蒙得恩的家族自此走向贫穷。到了蒙得恩这一辈,共有同胞兄弟四人,他排行老大,人多生活难,蒙得恩只得在农闲时兼做挑货郎帮补家用,经常走村进户去卖杂货。

1850年(清道光三十年)2月,蒙得恩率长子蒙时雍一起参加了拜上帝会,之后很快就迎来了他人生的第一场大仗。11月,迫于当时的形势,洪秀全派蒙得恩往桂平金田向杨秀清告急,杨秀清命蒙得恩带领会众3000人到思旺圩会合胡以晃,蒙得恩到思旺后,与胡以晃内外夹击杀得清兵大败,接着从花洲迎接天王走出思旺,率众人到达桂平金田团营,这便是胡以晃与蒙得恩共同参与的太平天国历史上著名的“迎主之战”。金田起义后,蒙得恩随军征战。

1856年9月,“天京事变”后,忠王李秀成等拥戴蒙得恩、李春发与林绍章一起出来主理朝政。蒙得恩因此被提升为正掌率总理朝政,军事将领也归他调度,权势一时之间到达顶峰。1859年夏,蒙得恩受天朝褒封为赞王。他总理朝政期间,太平天国已经进入后期,由于“日夜劳心,不能一刻安宁” ,蒙得恩掌管朝政4年后便积劳成疾,于1861年4月在南京病故,他病故后,儿子蒙时雍受封为幼赞王。

藏龙卧虎看鹏山(梁君荣摄)

现在,在平南县大鹏镇大山村还保存有赞王蒙得恩的故居。青山秀水间,穿过果林掩映的乡间小路,可见一座座年代久远的黄泥瓦屋静静矗立在大山之下。这些黄泥屋,见证了岁月的风雨沧桑,见证了它的主人走上风起云涌的历史舞台,见证了他风风雨雨的一生。

 

龚州大地两个王,千古英雄永留名。虽然太平天国历史的王中共有2700多人,但胡以晃、蒙得恩无疑是“含金量”极高的王,他们与天朝显赫的众王一起,共同撑起了太平天国的一段风云际会,人们会永远记得他们的故事,记得他们的反抗精神与写就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