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是高山真可仰——勇救乡亲的张廷纶

2017-05-16 16:55:31 来源: 网络编辑:韦育君 作者:潘大林 阅读:()

张廷纶,明代平南人,生于明英宗正统初年。

正统十四年,明英宗朱祁镇亲率五十万大军,御驾北征蒙古,于土木陷入包围,数十万兵马损失殆尽,皇帝自己也为外敌所俘,这是继北宋徽、钦二帝之后,第三个成为外敌俘虏的中国皇帝。皇弟朱祁钰因此得以身登大宝,是为明代宗。等到英宗为外敌放还,弟弟已坐稳龙庭,他只好屈为太上皇。七年之后,朱祁镇于景泰八年(1457年)经夺门之变,成功复辟,二度临朝,取年号天顺。

农村旧貌换新颜(潘金强摄)

天顺年间,天下一直不太平静。

张廷纶是天顺四年庚辰科的进士,他金榜题名之后,闲居在家。其时,岭南大地上的壮、瑶、苗等少数民族,因不堪官府严酷统治,到处揭竿而起,明政府接连派兵镇压,一时腥风血雨,烽烟四起,生灵涂炭,民不聊生。广西的庆远(今宜州)、梧州等府先后为义军所攻陷。官军重兵进剿,剿贼过程中趁机打家劫舍,以斩杀平民来冒领军功。史书称“时两广盗蜂起,所致破贼杀将,诸将怯不敢战,率杀平民冒功,民之从贼者益众。 ”这样的政府军,已站到了百姓的反面,经常为义军所败就不奇怪了。“庆远同知叶祯募健儿与战,生絷其酋,其党愤,悉众攻城,祯子公荣战不克,死之,祯自帅三百人趋赴,道遇贼山下,鏖战,手刃一贼,身被数枪,与从子官庆及三百人俱歼焉。” (《明通鉴卷二十八》)

当时,朝廷派了征蛮将军颜彪,率兵南下讨伐大藤峡瑶民起义, “先是大藤之乱,两广瑶、壮蜂起,广西残毁殆遍。彪至,会两广巡抚叶盛,攻破七百余砦,遂进军大藤峡,进击龙山,直抵梧、浔,所向皆捷,而彪多滥杀冒功。 ”“参将范信以兵会剿大藤峡,信利掳掠,驰至横、廉间,诬宋泰、永平等乡居民皆贼,屠戮殆尽。又欲并进城乡屠之以为功,(参议朱)英力争其非辜,且谴问使请盛亟班师,诸乡民始免屠戮。由是观之,当时所谓破贼砦八百,擒斩数万,平民之殃者不知凡几矣!”(《明通鉴卷二十九》)通鉴作者对叶盛等人破砦八百、斩贼数万之功的怀疑,是有着充分根据的,张廷纶的亲身经历,就印证了这种推测。

据光绪版《浔州府志·张廷纶传》称:“两广弗靖,谍报某村落附贼,参将范信列村落名欲屠者,识以白圈否者,黑当死者,无虑数千人,实皆良民。廷纶以进士家居,闻之,即夜叩军门告变。信出见,廷纶曰:闻将军欲剪屠村落耶?曰:然。廷纶曰:不可!信拂然曰:闻公刚肠疾恶,今乃欲为附贼耶?廷纶曰:不然,民实不附贼,公无过听。且公奉天子命,将弭寇以安民,今乃诬民以为寇,是驱民从贼也,乱且弗缉。信曰:公敢保此曹果不从贼乎?廷纶曰:愿以家族百口保之。信大屈服,立下令已其事,且拜曰:数千人死命,赖公而生,信有死罪,赖公而免,敢拜公赐。后为南京户部主事,径诣京,奏巡仓御史不法事,罢官归。以子澯贵,赠尚书,有《明心斋稿》存于家。 ”

从这些史料中,我们至少可以看到这么几点:

一是朝廷官兵草菅人命,一个小小的参将手中握着生杀大权,动辄可将一村数千口诬为盗贼,举村屠之;

二是大明朝纲废驰、法制无存,百姓贱同猪狗,任人屠戮,在明代大藤峡瑶民两百多年的起义斗争中,肯定有数不清的无辜平民死于非命;

三是张廷纶仗义执言,挺身而出,以自己家族上百口的身家性命作保,保存了一村数千口免遭屠戮,可谓德高盖世、义薄云天;四是参将范信虽为杀人不贬眼的屠夫,但尚不至天良全泯,还能听信张廷纶的劝阻,终于放下屠刀,虽非立地成佛,也算留了一点阴功。

仁、义、礼、智、信,是儒家文化的“五常”之道,也是中华道德伦理的基本原则,其中“仁”是核心。爱人为仁,由此引伸,他人有难之际,挺身而出,鼎力相助,便是“义”了。

张廷纶在关键时刻不顾个人安危,以自己宽阔的胸襟,毅然挡在了锋利的刀剑之前,保存了数千人的身家性命,此情此景,数百年后依然令人怦然心动。设想一下,他以全家性命去担保的数千人,如果其中有一两个不良之徒,如果范信依然蛮横无理,攻其一点不及其余,来一番扩大化的残酷斗争、无情打击,你张廷纶就要惨遭灭门之祸啊!

张廷纶当然会考虑到这种严酷的后果,但他并不因此退缩,仍然义无返顾,慨然前行。在这里,我们看到了张廷纶那种敢于负责、勇于担当的无畏精神,看到了一个传统士人舍小家而顾大家的凛然大义。而那些侥幸逃过劫难的数千百姓,无疑就是现在许多平南人的先人,他们的血脉得已幸存并延续至今,实在是有赖于张廷纶的庇护所赐了。

张廷纶曾任户部主事,相当于财政部的司长,官虽不大,但他一上任便参奏巡仓御史的不法行为,黑暗的官场无法容忍他的耿直,他只好罢官回家。后来,张廷伦儿子张澯考中进士,成为朝廷的四部尚书,他受赠尚书衔,孙辈中也大有人才,不妨看作是上苍对他善良正直、仗义勇毅的一种回报。如今,他的墓地已列为平南县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每年都有许多人前往扫祭,至今香火不断。

张廷纶生平的其他事迹已多不可考,但他留下的一些诗歌,却一直为后人所传诵。这些作品以写景抒情为主,并且集中在对平南本地风景名胜的赞美吟唱之上。

今天农民种植粉葛也是一条致富路(陈榕玲摄)

他的《游渔洲》一诗,写的是平南八景之一的“渔洲瑞雁”。渔洲在流经县治的浔江之中,形似游鱼,秋冬水枯洲现,时有鸿雁飞集,当地人即以为有科甲之兆:

大江横束县城南,芦荻萧萧映碧潭。

石上鱼鳞还带白,洲中燕尾半拖蓝。

鸥寻野老常千百,雁落平沙或二三。

瑞应年年应不爽,等闲莫道是虚谈。

大江像彩带横束在县城之南,萧瑟的芦荻与碧绿的潭水相辉映,游鱼翻闪着银色的光亮,燕子飞掠过蔚蓝的天空,千百鸥鸟聚集在村夫身旁,三三两两的大雁飘落沙滩,瑞雁每年的预兆都准着呢,不要轻易说那是虚妄之言啊! ——这首诗随着诗人在渔洲上的漫步,触目皆景,一景一换,真切生动,道出了诗人对家乡胜景的热爱和对自然风光的赞美。

渌水灵渊则是平南的旧八景之一,又称龙潭,在平南县大成乡联石村,距县城约10公里,潭面宽约20亩,最深处10余米,分作公龙潭和母龙潭,潭中泉水终年涌流,冬暖夏凉,清澈甘甜,可灌溉附近数万亩农田。张廷纶写了一首《渌水灵渊》的诗,以泉水甘霖寄寓了他的济世之望:

一泓渌水出源泉,滉瀁偏宜锁晚烟。

遇旱信能祛酷暑,为霖端可兆丰年。

波随昼夜归沧海,影落星辰侵碧天。

欲识个中风景好,投簪闲觅钓鱼船。

渌水灵渊

宋代理学家程颢、程颐少年时曾随任龚州知府的父亲程珦来到平南,在畅岩读书研习,首开平南文运。二程后来成为程朱理学的创始人之一,将儒学发展推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张廷纶写《咏畅岩山》一诗,通过对二程遗迹的追寻,从那叮咚的流泉听到了当年的读书声,从那斑驳的苔痕看到了遗留的墨迹,以高山比喻二程,表达了对先贤的深深敬仰:

二程夫子此藏修,道学渊源继鲁邹。

云锁岩扉闲岁月,草迷石径自春秋。

泉流似觉书声在,苔印犹疑墨迹留。

信是高山真可仰,令人千载慕徽猷。

他还有一首写平南乌江的诗,乌江与浔江相汇于县城上游,春秋两季,两水清浊分明,成泾渭之势,古人称此景为“乌江濯清” :

乌江一带抱城低,观水应同泾渭齐。

修禊莫嫌迴岸北,濯缨须向小桥西。

鱼潜潦水形难辨,乌度寒潭影不迷。

此处应多垂钓客,沧浪今作武陵溪。

作者诗中引用了《诗经》中泾清渭浊、濯缨濯足、严光垂钓、不事光武等典故,以此寄寓了自己仰慕清高、不随流俗的品格。他的为人为诗,赢得了人们的嘉许和赞赏,成为地方文化的一座高峰,值得后人永远推崇和敬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