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戈原不为封侯——大明柱石袁崇焕

2017-05-12 10:25:56 来源: 网络编辑:韦育君 作者:潘大林 阅读:()

平南县赤马乡的白马村,隔着滔滔的西江与藤县相望。西江在这里与原叫东濠河的白马河形成一个夹角,白马村就处在这个夹角上,恰如一支利箭,直指东方。
这个不见经传的弹丸之地的小村子,是个不平凡的地方。南汉年间的状元梁嵩,就曾在这里骑白马渡东濠河而遇难。而绿树掩映中的村落,更是明末国家柱石、悲剧英雄袁崇焕的出生地。因而当地人在这里立了一个牌坊,叫白马双英,纪念的就是这两位在中国历史上都很有名的平南先贤。

 

纪念梁嵩和袁崇焕的白马双英(陈榕玲摄)

现在争说是袁崇焕家乡的,至少有广西的平南、藤县和广东的东莞三个地方,其实他们都没错,这充分体现了国人心中崇尚先贤、敬佩人杰的精神取向。而根据有关史料证明,比较切合实际的说法是:袁崇焕祖籍广东东莞,生于广西平南,为了应科举考试而移籍藤县,成了最早“高考移民” ,因而现在在东莞、平南、藤县三地,都可以看到有关他的遗迹。清道光年间的广西巡抚梁章钜曾对袁崇焕的籍贯做过详细的考证,下了结论认为: “其祖籍东莞,实居平南,又寄籍藤县,无疑也。”其实,袁崇焕自己的《游雁洲》诗,就他最好的身份证明。

北京广渠门内的袁崇焕墓

袁崇焕35岁中进士,走上了波谲云诡的明末政治舞台,以自己的聪明才智和过人勇略不断升迁,官至兵部尚书(相当于现代的国防部长) 。这位连清朝人也心悦诚服的抗后金(清)名将,清人修的《明史》称他“为人慷慨负胆略” , “以边才自许” ,关心时政,好谈兵事,是个血性男儿。他早就注意到了东北后金(清)的兴盛和觊觎中原的野心,经常找那些退伍的官兵询问了解东北的情况和山川形势。从他的《舟过平乐登筹边楼》一诗中,就不难看出其关心国事、志在筹边的抱负:

何人边城借箸筹,功成乃以名其楼。

此地至今烽火静,想非肉食所能谋。

我来凭栏试一望,江山指顾心悠悠。

闻道三边兵未息,谁解朝廷君相忧。

为了解君相之忧,他一直都在未雨绸缪地做着准备。还在他任兵部主事之际,一天早上,同事们上班时突然发现袁崇焕不见了,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问他家里,家里人也不知道。他神秘失踪了一段时间,正当大家以为他遭逢什么不测而猜想纷纷之际,他却又突然回来上班了。原来,为了到关外侦察敌情,他竟单骑匹马偷走出城,神不知鬼不觉地到关外走了一圈。此举确非常人所能为,从中不难看出他对军事形势的留心、对清兵早有亡明之心的警惕,也为他日后主持关外兵事打下了基础。

机会是为有准备的人准备的。

1623年(天启二年) ,清兵进攻宁远城,袁崇焕果然得以临危受命,前往防守这个虽称重镇却已残破不堪的边防要地。明承宗皇帝曾令前任守将祖大寿修筑城池,但祖大寿估计此城难守,只是草草修筑一下,完工仅有十分之一, “且疏薄不中程” 。袁崇焕到任后,立即制定规矩,组织筑城,建起了高三丈二尺,雉高六尺”的坚固城墙, “内抚军民,外饬边备,劳绩大著”,且誓与宁远共存亡,一时士气大振,将士都乐于从命,使宁远成了明朝东北松锦防线上一座坚固的要塞。

 

袁崇焕当年主持修筑并领兵驻守的宁远城(现为辽宁兴城市)

袁崇焕曾有《边中送别》一诗,表达了他一心报国、矢志戍边的情怀:

五载离家别路悠,送君寒浸宝刀头。

欲知肺腑同生死,何用安危问去留。

杖策只因图雪耻,横戈原不为封侯。

故园亲侣如相问,愧我边尘尚未收。

除了修筑边城,袁崇焕采取的更为重要的一招,就是诛杀了驻扎在皮岛的总兵毛文龙,当时朝廷对关外许多地方都鞭长莫及,毛文龙带领着一支孤悬海外的部队,在这天高皇帝远的地方靠商贩营利自给,尽管也有不法的行为,但多少也起着牵制后金满人的作用。袁崇焕来到宁远,为了增进威权以更好地号令各路兵马,就将毛文龙召来抓起,以骄纵不法等多个罪名将他杀掉。在当时此举也许算一个不得已的举动,但毛文龙本人却死得有点像马谡般的冤屈了。

在袁崇焕的惨淡经营之下,宁远城果然不负众望,1626年努尔哈赤亲率13万大军围攻,宁远守军只有一万余众,敌我力量相差悬殊,袁崇焕在将士面前刺血为书激励士气,将士们深受感动,奋勇杀敌,用西洋大炮把对手杀得大败而还,为明朝取得了对清军作战罕有的一次大胜利,创造了中国历史上一个以少胜多的辉煌战例。努尔哈赤在是役身受重伤,不久即病发身亡。

1629年,皇太极率10万大军绕过袁崇焕防区,分兵三路进逼北京,袁崇焕马上挥师入关,千里驰援,虽兵稀将寡,但士气旺盛,袁崇焕更是身先士卒,往返冲杀,终于打败了清兵,以至皇太极也感叹说: “我打了15年的仗,还没遇到过这么厉害的对手! ”后来,皇太极只好利用明王朝内部的矛盾,以反间计陷害袁崇焕。

那位志大而才疏、克己而吝啬、在前线军费十分紧缺、内府堆金积银却仍一毛不拔、自毁社稷还自认是“君非亡国之君,臣乃亡国之臣”的崇祯皇帝朱由检,果然以“谋逆欺君”的罪名,以磔刑残忍地活活肢解了这位大明忠臣。

相传袁崇焕临刑前作了一首《临刑口占诗》 ,表达了他对命运弄人的无奈和对国家的忠诚:

一生事业总成空,

半世功名在梦中。

死后不愁无勇将,

忠魂依旧守辽东。

 

著名雕塑家潘鹤创作的袁崇焕雕像

行刑之日,成百个刽子手手提小筐,内装铁钩利刃,行刑的圣旨一下,刽子手们便一拥而上,每人割下一小块肉,还有人举着小红旗飞驰而去,将刀数报入宫中。由于袁崇焕的罪名是谋逆,不明真相的老百姓成了可悲的看客和帮凶,人人争抢分食袁崇焕的肉块,其惨状实在令人毛骨悚然!

袁崇焕的结局虽然是个悲剧,但他那忠肝义胆、智勇双全的人格力量,却成了激励后人的精神财富。他遇害之后,一个佘姓的义士把他的尸体偷出来,安葬在北京的广渠门内,并且守墓终身。佘义士是广东顺德马江人,他去世前留下遗言,要求子孙后代终守此墓,不再南归,不许做官,但要读书明理。此后,佘氏后人就一直在墓旁结庐而居,守墓的责任代代相传,尽管代代单传,却坚持传承了十七代共370多年,一直忠诚地守候到现在,成就了另一段血性和忠义的佳话。一位美国记者曾对现在仍在守墓的佘氏后人佘幼芝说: “我们美国历史只有二百多年,而你们佘家人为袁崇焕守墓已经三百七十年。这种精神实在令人敬佩!”

 

大明督师袁崇焕像

作为明朝的死敌,作为利用反间计害死了袁崇焕的清王朝,入关之后却于乾隆四十八年为他平了反,将他视为一代英雄,对他的事迹大加褒扬和推崇,还重新安葬了他。

 

清末维新派思想家康有为曾撰写了《袁督师庙记》和诗联,其中两首对联为: “自坏长城慨今古,永留毅魄壮山河。 ”“其身世系中夏存亡,千秋享庙,死重泰山,当时乃蒙大难;闻鼙鼓思东辽将帅,一夫当关,隐若敌国,何处更得先生。 ”表达了对袁崇焕深为崇敬和惋惜之情。